喃喃不知所以

有时感觉自己像是这移动人群中的褶皱 俗气、卑微、惺惺作态 自我制造的伤口久久不能揭开和掩饰。 痛还不够多。我竟无法重生

Bozi的米勒日记。:

终于等到了今晚上喝多了的那人的电话。也还是这样,过两点点了却毫无睡意。
等一个电话,聊完快四点。
明明今天还有早上的约。

5天前过了一个自己喜欢的生日,只有几个人最熟悉熟悉的人。早上踩单车到了一个蛮远的地方然后折返,中午回去拿个快递,下午打打麻将,晚上吃个宵夜,喝个小酒。

其实就是和过每天的生活差不多的行程,却又有丁点的不同。我没有直到夜晚的宵夜都没有告诉他们或是确认这是我的生日。

不需要蛋糕,也不需要点火的蜡烛和吹灭它的愿望。不需要大张旗鼓地刷微博,打电话约人出席我的晚会。我若是一定要赋予原本平凡的这天以一个意义,我希望这天我能够是我自己。

不管远近,去一个需要跋涉才能到达的地方。不管人情,吃一顿没有讨厌的人的宵夜。无需掩饰,怒了就骂,乐了就嘻笑。

做一天不懂世俗的疯人。
撒一天不知何处的落花。


一月之前看了原版的东邪西毒,一句话一直萦绕不去。

“我一直以为是我自己赢了,直到有一天看着镜子,才知道自己输了,在我最美好的时候,我最喜欢的人都不在我身边。”

生日那天,分手年多了的前度发来一条短信。说,祝你,生日快乐。

一直不敢不知道怎么回复,等好久,回过去。

“你教我如何回复你。”

那是一年多里面和她说的第一句话。总是有意无意地逃避面对。大概是因为心里有一个专门放她的上锁的柜子,怕不知道哪一天,谁说了一句怎样戳中要害的话,柜门上的锁突然崩塌,那些关不住的感情汹涌而把我淹没。

她问,你是还在乎,还是钻牛角?
我答,你当我是钻牛角尖吧。

到底是有多奢侈,才会大方到用年多时间去努力忘记一个人。
到底是有多背,才会让区区一条短信打爆尘封的锁头。

烦恼太多,是因为人们记得太清。东邪西毒里面有一种酒,传说喝了之后,会一点一点忘记所有的事情。


“客官要些什么?”
“你这有,醉生梦死,吗?”

评论

热度(9)

  1. sux-linBozi的米勒日记。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喃喃不知所以Bozi的米勒日记。 转载了此图片
  3. 恨的花兒Bozi的米勒日记。 转载了此图片